第5961章 黃金武者?


    “選擇我們應該想辦法逆轉局勢,否則之前所做的一切,都白費了!”

     光頭長老迅速穩定住了局勢,沒有讓局勢持續的惡化下去。

     若是林白在此……必然會驚呼,這位光頭長老,顯然是有深謀遠慮的。

     光頭長老顯然知道,他們來到帝都的計劃并不多,若是錯過這次機會,那就很難有北域武者數百位太乙道果境界全部進入帝都的機會了。

     就算有,在他們進入帝都后,也會受到昭刑司的監控。

     所以,他們必須要抓住這次機會。

     光頭長老深吸口氣,遙望北方,“在出發之前,我們便制定好了計劃。”

     “又南山氏武者率先開拔,逼近東域邊境,若是時機成熟,便會與東域開戰。”

     “而我們進入帝都后,便要開始攪動帝都風云,制造混亂和壓力。”

     “卻沒想到計劃剛剛開始,卻遭遇如此慘重的打擊。”

     按照北域南山氏的計劃……在他們挑戰五家七宗的弟子,將其全部打敗后,便會動用帝都內的消息網,開始對外散播東域不如北域武者的消息。

     這個消息,在帝都內會激起帝都武者的憤怒,但若是傳到邊疆去……這將會是刺入邊疆將士的一柄尖刀,讓邊疆將士士氣跌落。

     尤其是……北域武者一旦擊敗五家七宗的圣子,那這輿論就太大了,足以擊垮邊疆將士的軍心。

     可是他們的計劃剛剛順利的進行了一半,剛剛將五家七宗的天水宗、陳家、天仙宗弟子打敗。

     正打算散播消息,激怒五家七宗的圣子,讓他們出手一戰。

     卻沒想到,五家七宗的圣子還沒有出手,那三位神秘武者便先出手了。

     一夜之間,打敗北域四十多位武者,一舉揚名帝都,同時也打壓北域武者的氣焰。

     讓北域的計劃,差點夭折。

     在場的一位錦衣華服的男子,此刻冷聲說了一句,“這有何難,我們公然挑戰這三位武者,擺下擂臺,讓這三位武者前來應戰。”

     “只要在擂臺上將他們擊敗,那自然便可以說明東域武者不如北域武者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們之前的計劃,便可以繼續施展!”

     這位錦衣華服的男子,顯然在南山氏內擁有者不小的地位。

     其他的太乙道果境界武者,都是圍繞在外圍區域中,而只有他……以太乙道果境界武者,站在光頭長老的左右。

     此人,便是南山氏的圣子,周寒。

     在計劃中,他原本是打算出手對付五家七宗的圣子的。

     但五家七宗的圣子并沒有出手,所以他也就沒有出手的機會。

     北域武者顯然沒有猜到……楚帝和楚國早已經洞悉南山氏的陰謀,所以提早下令,五家七宗圣子不可下場參戰。

     就算沒有林白三人的從中作梗,北域武者繼續挑釁,五家七宗的圣子也不會下場迎戰。

     畢竟一旦下場迎戰,那便是違抗了楚帝的命令。

     “對。”

     “周寒師兄說的沒錯,只要我們約戰這三位武者,將他們再次擊敗,我們的計劃便可以繼續進行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們要挑戰他們!”

     “沒錯,打敗他們!”

     周寒的計劃得到在場不少武者的認可,他們紛紛叫囂起來。

     光頭長老點了點頭,“周寒的計劃,算是不錯。”

     “東域的氣勢囂張,主要原因便是昨夜我們敗得太慘。”

     “若是能將這三位武者全部打敗,那事情就簡單多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既然如此,便如此先試試吧。”

     光頭長老思量再三,答應了周寒的計劃。

     周寒喜出望外,說道:“那既然如此,我立刻便去散播消息,約那三位武者,在七天后,在‘月頂’一戰!”

     “好。”光頭長老點了點頭,同意了周寒的計劃!

     光頭長老深吸口氣,“先試試,若是不行,再想其他的辦法!”

     旋即。

     次日黎明,帝都內便傳播出了消息。

     北域南山氏武者周寒代表南山氏武者向“黃金武者”發出挑戰!

     七日后,月頂之巔,一絕生死!

     這個消息傳出去后,頓時引起帝都內的滔天震動。

     不僅僅是因為南山氏對“黃金武者”發出挑戰的事情,更是因為決戰的地點,居然是在“月頂”!

     “月頂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天水宗行宮內,林白聽見消息后,十分不解地對議事大廳內眾人問道。

     天水宗眾人,雖然心中都有猜測,那三位“黃金武者”與林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。

     所以在帝都內消息傳出來后,老祖潘青立刻便召集了林白前來商議對策。

     老祖潘青答道:“月頂,在帝都皇宮之內!”

     皇宮之內?這群北域的瘋子居然將決戰之地定在皇宮之內?難怪帝都武者這么大的反應?

     這不是在挑釁楚國皇族嗎?

     林白心底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 潘青繼續說道:“皇族為了賞月,曾經在皇宮東南角大興土木,修建出帝都內最高的一座樓。”

     “此樓建成之時,以前的楚帝便賜名為‘月頂’。”

     “其意也很簡單……明月之頂。”

     “后來,每逢帝都內要祭祀明月之時,皇族族人都會齊聚于‘云頂’之內,參加祭祀,同時賞月!”

     白亦飛聽聞后,勃然大怒,“北域武者將決戰之地定在月頂,這不是在挑釁楚國皇權嗎?”

     白亦飛的想法和林白一樣,這顯然是北域武者在激化東域和北域之間的矛盾。

     故意在皇族的面前,要擊敗東域的武者,以此給楚國難堪。

     “那接下來怎么辦?”白亦飛好奇問道,眼神有意無意地看向林白。

     林白神情頗為平靜,到也沒有多么著急。

     而此刻。

     侍女前來稟告:“啟稟狼侯爺,有人送來六封拜帖。”

     六封拜帖?……林白皺眉,“都是何人送來的?”

     侍女回答道:“第一封拜帖,陳家圣子陳魚樂邀請狼侯爺前往神仙樓一聚。”

     “第二封拜帖,天仙宗圣子易松邀請狼侯爺前往神仙樓一聚。”

     “第三封拜帖,圣蓮宮圣女黃晴云邀請狼侯爺前往圣蓮宮行宮一聚。”

     “第四封拜帖,鴻親王府郡主‘沉仙郡主’邀請狼侯爺過府一聚。”

     “第五封拜帖,翻天宗圣子孟擒仙邀請狼侯爺前往‘勝天酒樓’一聚。”

     “第六封拜帖,定天劍派圣子易和澤邀請狼侯爺前往‘云君酒樓’一聚。”

     聽見這六封拜帖,老祖潘青和天水宗弟子神情略有動容。

     這些拜帖早不來晚不來,偏偏是南山氏發出挑戰后才來的。

     顯然他們都是邀請林白過去商議對策的。

     孟擒仙和易和澤等人,都是看熱鬧的。

     陳魚樂和易松邀請林白過去商議對策。

     至于圣蓮宮的黃晴云,他為何邀請林白,林白還未想明白。  沉仙姑娘邀請林白過去,估計也是商量對策。